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One▪一味 >

隋宜达:让杨丽萍亲自打电话求合作的帽饰设计师

异度社区分享于2018-09-18 16:00

花朵、栅栏、人脸、羽毛、鹿角……

各种天马行空的元素,以一种怪异又和谐的状态被搬到头顶,成为独一无二的帽饰。

单看这些创意十足的设计,你是不是以为是国外哪个设计大师的作品?

事实上,这是国内帽饰设计师隋宜达的作品。

隋宜达

在中国,帽饰设计,即便是在遍地都是独立设计师品牌的现在,依然是一个小众分类,而讲究个性、造型千变的创意型帽饰,更是少有人涉足的冷门。

冷门,意味着冒险,也意味着机遇。原本只想“做着玩”的隋宜达,最终用作品征服了市场。

缘起帽饰

“没法靠这个养活自己”

我们现在提到隋宜达,总要给他冠以“疯狂”的形容,一来是因为他的作品总以各种夸张的造型示人,二来是因为他放弃了服装设计的光辉前景,投身于几乎无人问津的帽饰设计。

但在隋宜达自己看来,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。

“我喜欢帽饰,它是记录我心情的一个艺术载体,和服装相比,帽子只需要一个支点就可以把我的怪想法都实现。”出于喜爱,从北京服装学院毕业时,他不惜冒着不及格的风险,也要坚持以帽饰作为毕业作品。

人脸系列

但真的到了找工作的时候,他反而从狂热的状态抽离出来:“我并没有打算走帽饰设计这条路,毕竟太小众,我都不知道能不能靠这个养活自己。”

他最终找了一份服装设计的工作,但没有兴趣的支撑,安稳的生活反而让他心生恐惧:“我的很多想法并不被公司采纳,有一天我突然想到,这样继续干个七八年,顶多就是个设计总监,与其这样消耗热情,不如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。”

也是因为这段经历,后来的隋宜达一直将"生命本应雀跃,不该死气沉沉"作为自己的个性签名。

不过,从公司辞职以后,隋宜达并没有马上投身于帽饰行业,他去摆过地摊,当过店长,做过平面设计,只用闲暇的时间倒腾帽子。日子虽然艰难,但特别值。

“人在苦难时特别容易产生灵感。记得那时候,我做了一个枯叶造型的帽子,因为没钱,买不起材料,看到家里的纸巾,就试着捣碎,加水成了纸浆,干了之后它就很轻很薄很透。”这个工艺他现在有时还会用到设计中来。

为什么会做枯叶造型?因为那时正值秋天,柳叶干枯了,“我站在马路边看秋风吹枯柳,觉得自己特别苦,就像枯叶一样,不知道飘到哪里才是头。而我的同学那会儿在一些公司里已经做到很好的职位了,我开始自我怀疑这样的决定是否值得。”

全职投入

“不以赚钱为目的,反而越走越宽”

在自我怀疑中,时间悄然走过了几年。隋宜达一边在各个职位之间辗转以养活自己,一边用业余时间做着自己喜爱的帽子。渐渐的,有一些杂志、派对来找他做些零星的活儿,费用不高,但有足够的空间任他发挥,金钱似乎并不那么重要了。

当然,也有客户提出这样那样的要求,甚至拿着图片找他做仿款。“这个时候我就特别骄傲我不靠做帽子赚钱,可

以很直接地拒绝不喜欢的合作。”

隋宜达说,当你不以赚钱为目的做一件事的时候,你就会发现,这条路会越走越宽。到2014年,来找他做帽子的人越来越多,其中不乏林志玲、赵薇、周迅、张歆艺等明星。

于是,隋宜达决定成立工作室,全职投入。那时候距离他毕业已经将近10年,不得不佩服,成功的人身上都有同样的韧劲,耐得住寂寞,才守得住繁华。

“让我下决心成立工作室的另一个原因是,之前工作的环境太恐怖之夜寒酸了。”有多寒酸呢?隋宜达翻出照片,狭小的房间,简陋的工作台,放眼望去,尽是做帽子的材料。

那时他已经小有名气,有媒体称他是“中国帽饰设计第一人”,谁能想到“大师”的工作环境竟然是这样的,而在这小小的逼仄的天地里孕育了那么多有张力的作品。

“经常有人看了我的作品说要来我工作室参观参观,我就特别尴尬。”为此他还特意发了一条微博,说明自己的“苦逼”。

但成立工作室以后又有了新的烦恼,他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随心所欲了。“毕竟有员工要养活,房租水电都要钱啊。”

有时候他想尝试一些新的工艺,可团队受不了,于是做两套方案,一套安全的,一套尝试的,如果尝试的搞砸了,至少还有一个安全方案托底。“我怕他们安全方案做久了,就会跟当年在公司工作的我一样,一有惯性,人就容易停留,我觉得永远不能停止学习。”

隋宜达说自己心里永远保持着恐慌感。读书的时候,他是寝室里最勤快的人,天天泡在图书馆或教室,还修了2个学位;工作的时候,他也不允许自己闲下来。“我们不能把握生命的长度,但可以掌握它的宽度。人生在世,就是要尽可能多地去尝试。”可以说是很励志了!

合作不断

“希望更多人加入,多元化发展”

某一天,隋宜达接到一个特殊的电话,是舞蹈大师杨丽萍亲自打来的。隋宜达的第一反应是遇到了骗子,确认是本人后,脱口而出一句“我靠”,没想到反而逗笑了电话那头的杨丽萍。

这段小插曲他跟很多人提起过,为了这个合作,他还去昆明待了15天。这期间,杨丽萍正在排《孔雀之冬》的舞蹈,她说:“我现在的年纪已经到了人类的冬天,我现在的舞蹈没有年轻时那么灵活,但我还在舞台上,我就想告诉大家,虽然我的身体进入了冬天,但我的思想和灵魂,以及对舞台的信仰还在。”这句话与隋宜达一直信奉的“生命本应雀跃,不该死气沉沉”不谋而合。

后来,他给杨丽萍设计了一顶白色头饰,两个孔雀翅膀从两边包裹上去,图案上有雪花,有羽毛,所有图案都是对称的,显得很庄严。“杨老师的话让我特别想抱抱她,所以我设计的这顶头饰,是白孔雀翅膀包裹的状态,代表着一种保护。”

这顶头饰后来跟随杨丽萍的表演出现在各个城市。隋宜达在表示荣幸的同时,也提到目前帽饰行业的现状:“总体来说国内帽饰设计师是非常少的,而且做的产品也比较单一,要么只针对头饰,要么只

做成品,像我这样能够配合你的主题定制头饰的就更少了。以前找我做帽子的杂志和明星造型也经常提到,找不到专门的人来完成这个单品。其实任何一个行业都是这样,当大家觉得它很小众,不赚钱的时候,是没人愿意去做的,除非你特别喜欢。”

但有人找,至少说明了这个市场是有需求的。“对,所以我比较幸运,做得早,大家会认为我比较专业。”他笑着说道,“当然也要感谢现在越来越包容的市场,让你无论做什么行业,都可以存活。”

现在,隋宜达会不定期回到母校,给北服的学生上课。“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加入进来,让帽饰能不断地往多元化发展,而不仅仅是局限于帽子或者头饰,它甚至可以反向影响到服装类、建筑类乃至更多的行业。”

从小众到大众,从冷门到热门,每个行业都会有那么几个“开创者”,他们不计较得失,凭借一腔热情,将一个小品类逐渐做成影响一大批人的大行业。


友情链接: